888真人娱乐全讯网

首页 > 正文

湖南15岁名校少女自杀之谜:家人眼中很疲惫,生前独自呆在空教室

www.hotdishinc.com2019-08-04
007真人娱乐

  原创fxeye2天前我要分享

 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柴枫桔湖南长沙报道

  从27楼,一个身体急速坠落,十几秒后,人群响起尖叫。

  6月26日18时左右,在湖南长沙的这个小区里,15岁女孩甜甜的生命画上句号。

  和甜甜一起倒下的,还有站在楼下和家人视频聊天的女孩苏小芳。头一天晚上,小芳妹妹超过重本线38分的高考成绩,让这个乡村家庭欣喜,之后整整一天,他们都在讨论,应该如何填报志愿。

  甜甜坠楼,砸伤另一女孩小芳

  一场坠楼,两个家庭,一死一重伤。

  经过警方详细调查,甜甜最终被确认为跳楼身亡。这个朋友心中“可爱霸气威武的学霸”,是湖南省三好学生。在初三上学期,凭着一堆竞赛奖和两个单科特等奖,被湖南省的老牌名校长郡中学提前录取,并在今年3月,参与学校的拓展课程培训。对于未来,她曾告诉过朋友,以后大学想读政治类专业,想让世界能够变得更好。

  这是长沙高中四大名校之一。巨大悲恸后,甜甜的父母开始质疑,是否是学校的高压学习,压垮了孩子。

  而另一边,被甜甜砸中的苏小芳,仅右手手臂就有四处骨折,多发脊柱骨折下,她的双腿失去知觉。在重症监护室躺了接近半个月后,两次转院,并接受了两次大手术,恢复情况尚不明确。

  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自杀后,留下的,是被打断的人生,解不开的疑惑,还有永远无法抚平的伤痛。

  名校少女之死

  6月26日,长沙市学院街,因为靠近老牌名校长郡中学,不少家长选择在附近租房陪读。尽管已经是暑假,选择在学校自习的学生,还是按照正常的上课时间,早早出门,走进校园。

  站在门口,和往常一样,肖亚萍目送着女儿甜甜离开。这个15岁的女孩已经窜到1.6米,走路还是会孩子气的蹦蹦跳跳,她是这个小家庭的骄傲。

  从小,作为学生,她将自己的“本职”做得很好,中学时成绩几乎没有掉出过年级前四,就连直升长郡中学时,面对900多个孩子中25个直升名额的竞争,她都能成为初中学校里唯一一个拿下的。

  这个暑假,甜甜还是每天会到学校参加自习,她告诉父母,在学校看书更有氛围。

  但在这一天,中午,肖亚萍给女儿的电话手表打电话,没有人接,她没有多想。下午6点左右,小区的业主群里发来一段跳楼的视频,她也没有多想。直到晚上十点半,在学校晚自习下课后,她怎么都等不到自己的女儿,恐惧一下子就涌上心头。

  她跑向校园,用颤抖的声音在每间教室门口呼唤甜甜的名字,又跌跌撞撞跑回家。路上,一遍遍看小区跳楼的视频,然后哭着给警察打电话,当她告诉警察,她的女儿“15岁,1.6米的个头,110斤左右时,”警察的态度十分震惊,“这是你的女儿吗?”

  那时,肖亚萍突然意识到,之前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已经成为泡沫。

  肖亚萍崩溃了。远在广州的甜甜爸爸李长庚被家里人催着往回赶,大家怕他路上着急出事,都只敢先告诉他,是妻子出了点小车祸,并不算严重。

  两天后,这对夫妇在殡仪馆见到了女儿,她比同龄的女生要高一点,脸上有两颗青春痘的印子,笑起来特别张扬。上一次见面时,她会自己主动背着书包拖着行李,照顾妈妈。偶尔没考好时,她也会说我好好学,总会赶上来。

  她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只言片语,在家里,门是反锁的,窗边摆着椅子,鞋子被脱下好好的安放在一边。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gVJNangs

  甜甜妈妈

  15岁少女的两种状态

  家人眼中很疲惫 学校表现很开心

  甜甜出事之后,李长庚夫妻暂时搬出家,住到亲戚家,“因为担心甜甜妈触景生情,想不开。”

  在这对父母眼中,学校的压力,就是逼死孩子的“稻草”。

  今年3月中旬,已经确认高中直升的甜甜,进入长郡中学澄池班,参与学校的拓展课程培训。作为湖南省的老牌名校,这是长郡中学的“创新拔尖人才培养”项目,在家长提交的申请协议书中,提到课程旨在促进学生个性发展,更好实现初高中知识衔接,同时,写明自愿参加。

  但进入长郡后,肖亚萍感觉到孩子整个人都变得疲惫不堪,几次考试名次不佳,晚上也开始失眠,伴随着的,还有食欲下降。在她和另一个家长的聊天记录中,这位母亲详细咨询道,孩子一天吃几个鹌鹑蛋才最好。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gVJN6tQD

  坠楼女孩甜甜

  在甜甜爸妈的记忆中,这是第一次听女儿说到学习会觉得累。从小,她总能在学校就完成任务,回家后就是看各种课外书,每天都精力充沛开心活泼。但是在去长郡中学的两个多月里,她谈到考试,会抱怨考的是还没教过的内容,为此,她需要逼着自己每天往后自学。

  “没有,我们主要的安排都是从初中到高中的衔接。”对于家长的质疑,校方表示,整个培训课程,主要是学有余力的孩子自愿申请加入,此外,还有音乐、美术、体育、书法等必修内容,并随时有大师和院士讲坛。

  在一份长沙市长郡中学主要领导的新闻稿中,谈及甜甜所参加的创新拔尖人才培养计划时提到,相关课程主要包括四类,重在培育学生科学素养的数、理、化、生、信息奥赛与科技创新等科学类;重在培养学生人文底蕴的语文、英语、政治、历史、地理等人文类;重在培养学生健康生活素养的美术、音乐艺术类和田径、乒乓球、篮球、羽毛球、武术、健美操体育类等。

  关于这一点,一位澄池班的学生坦言,压力是有,毕竟汇聚一起的几乎都是原来学校里最优秀的学生,但课程上,涉及到高中的内容并不算太超前,“知识都是成体系的,还是在中学基础上的加深加固。”

  事实上,虽然只在长郡中学待了两个多月,但在老师们的印象中,甜甜是个开朗外向的孩子,她在课上表现活跃,会主动参加辩论赛,课堂演讲,5月30日,第二阶段课程结束后,还自告奋勇成为结课演出的主持人,写串词、彩排、表演相声,获得满堂欢笑喝彩。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gVJNvJtJ

  甜甜曾经的照片

  在朋友心中,甜甜是个阅读广泛,内心丰沛的女孩。她们会一起讨论机器人会不会毁灭地球、玛雅人的遥远传说,也会说到喜欢的学科和理想的未来,“甜甜很享受想出老师新出难题的过程,每次去讲台上讲题时,就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候。”

  但在家里,疲惫、困倦,这却是最近几个月里,家人最大的感受。 为了给女儿解压,6月7日到11日,李长庚带着家人到重庆旅游,去体验甜甜好奇的“地铁从居民楼里穿过。”可即使在这一趟旅程中,甜甜还随身带着单词书。之后去上海看牙齿时,甜甜的姨妈明显感觉到,孩子整个人都累得不得了,“以前看见我们都是蹦蹦跳跳跑过来,但这次突然就觉得变得没精神了,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对别的都失去了好奇心。”

  整体上看,甜甜所参加的培养计划分为三个阶段,每个阶段开始前,都需要提交申请。她在第二阶段入班,结束后,她没有再提交第三阶段的申请书。她告诉父母,第三阶段会在学科上更有针对性,因为她没有哪一科特别杰出,所以不想走竞赛的路,等到9月开学后,进入理科实验班,踏实准备高考更适合她。

  在澄池班,没有选择第三阶段的学习的学生,只有3人。

路,可以提前学习一些高中知识,但是甜甜觉得自习的效果更好,我就说那我相信你的选择,你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,我们一直就会比较尊重学生的想法。”

  神秘出现又消失的手机

  曾告诉朋友“死后想埋在峡谷里”

  甜甜的父母也选择了尊重女儿的决定,包括暑假期间继续回到学校自习。

  据长郡中学的相关负责人介绍,每个假期,愿意到学校自习的学生都可以提前写申请,再由学校根据人数安排教室,由各个年级组安排值班人员,“今年暑假,就有3000多名孩子自己到学校上自习。”

  肖亚萍说,6月23日开始,第三阶段的拓展课程培训就开始了,每天会去学校自习的甜甜,也说会去旁听一些课程,6月25日旁听化学培训后,还说听不大懂,然后准备再去听听物理课程。

  但其实,在学校,甜甜没有参加第三阶段的学习,也没有写自习申请,更不能去旁听课程。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gVJN2EnK

  监控画面中的甜甜

  事后,从学校的监控中,记者看见,从6月23日开始,到事发的6月26日,四天时间里,甜甜穿着校服,游荡在校园的各个空教室,她拥有一台手机,常常一看就是几个小时。

  “她没有去上拓展课,也没有去自习,在有一次被学校的安保人员提醒后,她抱着书就离开了。”在校园监控中,每天早上,如果是妈妈送到校门口,甜甜就会走进上课的教学楼,等待几分钟,妈妈离开后,她就从教学楼里出来,寻找校园里的空教室。

  还原到6月26日,当天,监控显示,当天早上7点36分,甜甜进入学校,在一间教室靠窗的位置坐着玩手机,一直到中午11点29分,换到另一间教室。同时,小区的监控录像也显示,当天下午4点50分,甜甜走到楼下,将一个疑似手机的物品丢出去,然后又跑着去捡起来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甜甜从家里的窗口,一跃而下。

  “我们根本不知道孩子有手机。”对于这部神秘出现,又到现在都没找到的手机,李长庚很意外,甜甜一直使用的是电话手表,在家也会用他们的手机上网,但从来没有察觉过孩子自己有手机。

  “或许,这个手机里,才有她为何撒谎,或者是最后一根稻草的秘密。”一位长郡中学的老师猜测道。

  但直到现在,不管是警方,还是父母这边,都没有找到这部神秘出现又消失的手机。曾经,警方尝试用甜甜的身份证号码去寻找手机号,但事实上,在学校附近,学生用很少的钱,就能租到一部带手机卡的手机,或者,买到一个手机号。

  没有日记,没有遗书,没有任何只言片语,在甜甜的QQ空间,除了她小时候的照片,日志和说说也都是空白。甜甜的好友回忆,她们的最后一次见面,是6月19日的中学毕业典礼,那天,甜甜不断发问,“为什么看小说有人花钱,有人不花钱,为什么说现在的社会制度好,为什么……。”

  女孩觉得那天的甜甜有点奇怪, “我们都没法回答这些问题,然后甜甜说,死后想埋在峡谷里。”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gVJNTdZi

  寒假做的卷子高过凳子

  几乎不会分享自己的烦恼忧愁

  没有上课却说在听课,没有自习却每天到学校,还有神秘出现又消失的手机,似乎,围绕着这个15岁的女孩,太多的疑惑无法解开。

  对于这个开朗勤奋的女孩,事后,她的一位好友回忆起来才发现,她几乎不会分享自己的烦恼忧愁,“感觉她就是坚强理智的。”

  另一位和甜甜关系好的女孩,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中提到,甜甜说自己并不想去听物理课,但妈妈却希望她听。还有英语没考好时,也会觉得对不起租房陪读的母亲。

  但在甜甜妈妈的印象中,她确实跟孩子提过,反正也在学校自习,那就去听点课,当做是预习了高中的课程,“但真的不是要逼她什么,我们一直都是尊重孩子选择的,而且也希望她更轻松。”

  另一方面,虽然对孩子最后几天在学校的行踪表示诧异,甜甜父母坚持认为,是学校存在问题。“孩子进校园,发生什么,我们大人都不知道,每天在学校待那么久,学校应该有管理责任。”

  而在学校看来,甜甜在校园里的时候是开心的。在澄池班,她的成绩并非垫底,有的科目是中等以上水平,还会自己主动参加各种校园活动。在决定不参加培训的第三阶段学习后,她完全可以在家过暑假,但却以自习和听课的名义,每天游荡在学校的空教室,“她的压力到底来源于哪里?”

  其实,压力,似乎这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甜甜身上。

  如今,打开甜甜的QQ,全是朋友们的留言,“甜甜,愿天堂没有压力。”“甜甜,下辈子一定要让自己开心。”

  在甜甜初中好友的记忆中,当初,甜甜貌似轻松在比赛中拿下两个单科特等奖,让他们特别诧异,直到一次甜甜的作文里,她这样写道,“我一天做四张卷子……一个寒假下来,做的卷子高过凳子。”

  “我读完便鼻子一酸,我知道甜甜努力,但我没想到,竟然这么努力。”曾经,这位好友的梦想也是长郡中学,如今,她在湖南省中考中以6A的成绩实现心愿,但是,那个约定长郡见的好朋友,再也不会见了。

  “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,一见到你,便是聊学习,我一定首先问你,你过得好不好。”朋友留言道。

  如今,长郡中学的校园郁郁葱葱,即使是暑假,每天,依然有穿着校服的学生到学校自习,能够进入这所湖南省的老牌名校,是许多学生的梦想。只是对于甜甜而言,她的高中生活还未完全开始,就已经戛然而止。

  在一位甜甜的老师看来,这场悲剧的关键,应该是如何面对和处理压力。“没有人是完美的,面对自己的不足和缺点,如何和解和接纳,反思家庭教育等方面内容,这才是悲剧后值得思考的。”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gVJNOBnY

  被砸伤的女孩苏小芳

  被重伤的另一个女孩

  伤势严重

  出事时正在讨论妹妹高考志愿

  被生生扯进这场悲剧的,还有另一个女孩。

  对于24岁的常德姑娘苏小芳而言,6月26日,那原本是喜悦的一天。

  头一天晚上,妹妹的高考成绩揭晓,那是和当年的她一模一样的分数,591分。在朋友圈里,她笑着说,“小可爱终于不用担心复读了。”之后,她开始在对比前几年的分数线,找学校、选专业,还邀请朋友秀娜(化名)到长沙,计划着到时候妹妹也来了,她们三个可以一起逛吃逛吃。

  其实,不管是在家里,还是在朋友中间,她一直是拿主意的那一个。

  从小,苏家的父母,就靠着在工地上打工挣钱,更多时候,苏小芳要照顾好自己和妹妹。她一向乐天,高三时,几次模拟考都是中游的她,却在高考时凭着沉着发挥,成为“黑马”,最终以学校前几名的成绩进入长沙理工大学。毕业后,她考进长沙的一家国企。如今,妹妹的高考成绩优异,一家人的生活,正在向着越来越好的境况发展。

  一切,戛然而止在她被甜甜砸中的瞬间。

  从27楼呈抛物线坠下的甜甜,强大的冲击力,让苏小芳因为脑震荡,一直昏迷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疼,这是她直观的感受。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gVJN9pIU

  手术后小芳妈妈照顾苏小芳

  “咋能不疼,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,除了头,感觉身上到处都是破碎的,我们碰都不敢碰。”母亲李香连不愿回忆,视频聊天中,有说有笑的女儿突然一声尖叫,接着镜头朝上,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边联系就在长沙的亲戚,一边从村里往城里赶。

  仅右手,苏小芳就有四处骨折,此外,肺、肝、脾挫伤,多发脊柱骨折并不完全瘫痪 、脑震荡,诊断书上,一连串的术语让李香连昏了头,她一边流着眼泪,一边一遍遍问医生,“我女儿还能站起来不,哪怕走得慢点,哪怕不能跑不能跳,她才24岁呀。”

  直到现在,李香连都不敢给女儿翻身,她总是怕自己把握不好力度,更多时候,她一遍遍掖着被角,轻轻把病床边缘的床单弄得平展,然后呆呆看着女儿,好像看着看着就能好起来一样。

  苏小芳住院后,这对夫妇也常住在医院,一张陪护病床,他们半夜半夜换着睡,做父亲的苏宏渺话不多,看着女儿在吸气皱眉头,就着急,也不知道是哪里又在痛了。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gVJNmDDG

  等待手术结束的小芳妈妈

  “我不怪他们家,他们家也很痛苦,失去了一个孩子。”在7月3日之前,苏家夫妇没有去找过甜甜爸妈,他们默默取钱、借钱,照顾女儿,直到那天甜甜家人来到医院,送来五万块钱。 “他们家也在悲痛中,我们家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,要先把我女儿救回来。”

  其实,苏小芳的人生,似乎才真正进入另一个阶段。在长沙,她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,会在年底一边忙得跳脚,一边给自己说加油,她买了考研和注会的教材,准备在专业上更加精进。不过,也有犯懒的时候,去年办了一张健身卡,刚开始兴致勃勃邀请朋友一起去,后来也还是没有坚持下来。

  “我们在一起就是吃,以前大学后面的美食街,我们一家一家吃过来的。”秀娜和苏小芳是一起长大的发小,她们在同一所高中读书,又在同一座城市读大学,秀娜风风火火会自己背着包到处旅游,但是每到一个地方,一定要给苏小芳报个平安,“看起来她柔柔弱弱的,但是我每次看见她,就会觉得特别有安全感,心理上的安全感。”

  现在,重新站起来,这是所有人现在最大的心愿。

  在医院手术室外,等候的母亲,总是看着女儿的朋友圈发呆,在那里,苏小芳写到,“如果时间有脚,多年以后,一定会想回到这不停重复又俗气的春天,去看看20多岁,笑起来没有眼睛的你。”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